時空膠囊 × 古生物學,藝術家黃憶人精研琥珀、定住剎那

把「吃苦當成吃補」是他的人生名言。十幾年前,開啟他通往與一般創作不一樣的原創之路!我是他的那把鑰匙!台灣藝術支援很少,又因為是前所未見的《原創》,所以在創作過程中,背後真的有很多辛苦,一步一腳印穩紮穩打,要被理解、被看見;身為他的妻子,我知道只埋首一人專心創作的憶人,需要給他發光發熱的舞台。 我幫他催生了 Amber Boy 系列展覽,也很難得逼他把「創作」用文字表現出來,以下是憶人的「心聲」,大家一起來聽聽藝術家的腦袋在想什麼!

與琥珀的初次相遇,源自我還是個小學生時,父親買給我的一本昆蟲書籍中的一張照片,照片中的琥珀裡有隻長相奇特的怪蟲,緊緊的吸引著我的目光,就此深埋在腦海記憶之中。

從孩童時期與琥珀的初次邂逅之後,便與琥珀結下了不解之緣。花費了近 40 年搜羅遍及世界各地的珍稀琥珀樣本,並埋首研究封存於琥珀中的生命奧祕,繼而發表著作公開研究成果,琥珀伴我度過半百人生,多少奇妙因緣可謂不勝枚舉!

本著對琥珀的天命與職志,將收藏研究的收獲與心得,轉化昇華為另一個層次的境界「創作」,就如同我給自己取的另一個名字 “Amber Boy” 所代表的意義 “赤子之心,不忘初衷”。

時空膠囊

我和琥珀的第一次接觸來自於書中的一張相片,這張相片中的主角,是一種生存於數千萬年前的原始昆蟲,照片中的它,身上的所有細節,甚至微小到一根細刺都鉅細靡遺。也因為琥珀這種「化剎那為永恆」的神奇能力,所以科學家也稱它們為名符其實的「時空膠囊」。

這些「時空膠囊」中所保存下來的生物,種類繁多,其中又以昆蟲或植物居多,但能被完整包覆保存者僅是少數,且多數體型都不大,尺寸多在一公分以內居多。因此要記錄下這些生物的影像,多需借助顯微攝影器材。然而如何透過琥珀避免影像產生折射變形,還有諸多如光源、景深等細節也需通盤考量,這都得經由成千上萬次親手經歷琢磨其中關鍵,方能得到最佳的呈像效果。

Amber Boy

Amber Boy 系列是我投入琥珀創作的處女系列,以赤子童心為初始的起點,而機器人是每個小男孩童年的玩伴與最愛。每隻小機器人的頭都是一顆琥珀,而人類的頭腦就如同琥珀都是一部「時光機器」,儲存著自由穿梭時空的記憶;機器人的軀幹與四肢則取自古董鐘錶的機芯與零件所構成,是執行人類意志行動與生理正常運作的工具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隨著時間逝去,也會逐漸衰老銹蝕。